欢迎来到宁波分分彩注册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!     股票代码:002937
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 

新闻动态 > 企业学习 >

大发11选5计划

发布时间:2019-03-20 20:17:16 来源:分分彩注册科技编辑
开宗明义章第一

【原文】

        仲尼居,曾子侍。子曰:“先王有至德要道,以顺天下,民用和睦,上下无怨。汝知之乎?”
曾子避席曰:“参不敏,何足以知之。”
子曰:“夫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。复坐,吾语汝。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。夫孝,始于事亲,中于事君,终于立身。《大雅》云:‘无念尔祖。聿修厥德。’”
 
【译解】

       孔子在家闲居,曾子在身边陪侍。孔子:“从前圣明的帝王,知道践行一切道德的根本,以顺应天下人心,教化百姓。人民效仿而行,家庭和睦,社会安定,上上下下没有一人怀有怨心。你知道这个根本是什么吗?”
  曾子恭敬地离开座位站起来回答:“弟子愚昧鲁钝,哪里能知道呢?”
       孔子说:“只有孝道,才是一切德行的根本,也是一切教化得以推行的关键所在。坐下吧,让我告诉你。一个人的躯体、四肢、毛发、皮肤,都继承自父母,应该好好爱惜,不要随便损伤,这是孝行的起点。立身于世间,孝亲、忠君,成就德行,使善名流传于后世,以彰显父母的恩德,这是孝行的终点。所谓孝,最初是从侍奉父母开始,然后效力于国君、恪尽职守,最终建功立业、服务大众。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篇中说过:‘时时缅怀祖先的美德,继续遵行,才能使祖先的德泽绵延不断。’”
 
天子章第二

【原文】
  子曰:“爱亲者不敢恶于人,敬亲者不敢慢于人;爱敬尽于事亲,而德孝加于百姓,刑于四海,盖天子之孝也。《甫刑》云:‘一人有庆,兆民赖之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  孔子说∶“能够亲爱自己父母的人,就不会厌恶别人的父母,能够尊敬自己父母的人,也不会怠慢别人的父母。以亲爱恭敬的心情尽心尽力地侍奉双亲,而将德行教化施之于黎民百姓,使天下百姓遵从效法,这就是天子的孝道呀!《尚书·甫刑》里说∶‘天子一人有善行;万方民众都仰赖他。’”
 
【读解】
  这一章书,是说明一国的元首应当尽的孝道,要博爱广敬,感化人群。人无分种族,地无分中外,天子之孝,起感化作用,故为五孝之冠,列为第二章。
  孔子说:“要亲爱自己的父母,必先博爱。就不敢对于他人的父母有一点厌恶。要恭敬自己的父母,必需广敬,就不敢对于他人的父母,有一毫的简慢”。
  元首的孝道,只要把亲爱恭敬的诚心,尽到自己父母的身上,他的身教之德,如风吹草,自然风行草偃,很快的普及到百姓身上。外国人看见了,也要摹仿实行,争相取法。大概这就是天子的孝道吧?
《书经》-【吕刑】篇有两句话说:只要国家的元首,他一人有敬亲爱亲可庆幸的事,那天下几万万老百姓,都是欢欣鼓舞的仰赖效法,而敬爱他们自己的父母了。
 
诸侯章第三
【原文】
“       在上不骄,高而不危;制节谨度,满而不溢。高而不危,所以长守贵也;满而不溢,所以长守富也。富贵不离其身,然后能保其社稷,而和其民人,盖诸侯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‘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  
       “虽然地位崇高,但如果没有骄慢之心,就不会有倾覆的祸患;虽然财富众多,但如果能够节制欲望,谨慎地掌握用度,不违背礼制,就不会养成奢侈的习惯。地位崇高而不骄慢,就能长久地保有尊贵地位;财富众多而不奢侈,就能长久地保有富裕生活。通过修身长久地保有富贵,国家才能安全,人民才能和乐,这是诸侯应尽的孝道。《诗经·小雅·小曼》中说‘怀着畏惧之心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就像面前有万丈深渊,又像脚下踩着薄冰。稍有疏忽,就会跌落,境况十分危险,要小心谨慎才行。’“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这一章书,是讲明诸侯的孝道,包括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爵位在内,所以在上不骄和制节谨度、为诸侯孝道的基本条件,列为第三章。
        诸侯的地位也算很高了,位高者,不易保持久远,而易遭危殆。假若能谦恭下士,而无骄傲自大之气,地位虽高,也没有危殆不安的道理。其次,关于地方财政经济事务,事前,要有计划的管制,有预算的节约,并且照著既定的方针,谨慎度用,量入为出,自然收支平衡,财政经济,便充裕丰满。然满则易溢,如照以上的法则去切实执行,那库存虽然充盈,不浪费,自然不至于溢流。
地位很高,没有丝毫的危殆,这自然长能保持他的爵位。财物充裕,运用恰当,虽满而不至于浪费,这自然长能保持他的富有。
       诸侯能长期保持他的财富和地位,不让富贵离开他的身边,那他自然有权祭祀社稷之神,而保有社稷。有权管辖人民,而和悦相处。这样的居上不骄、和制节谨度的作风,才是诸侯当行的孝道。
孔子引述《诗经·小雅·小曼》的这一段话说:一个身任诸侯职位的大员,常常要警戒畏惧,谨慎小心。他的用心之苦,就像踏进了深渊,时时有灭顶的危险。又像践踏在薄冰之上,时时有陷入冰窟的危虑。
 
卿大夫章第四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 “非先王之法服,不敢服;非先王之法言,不敢道;非先王之德行,不敢行。是故非法不言,非道不行;口无择言,身无择行。言满天下无口过,行满天下无怨恶。三者备矣,然后能守其宗庙,此卿大夫子孝也。《诗》云:‘夙夜匪懈,以事一人。 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 (古代圣明的帝王所订立的典章制度有着深远的用意,卿大夫必须遵守。)“不合乎礼法的衣冠不敢穿戴,不合乎礼法的言语不敢乱说,不合乎礼法和德行的行为不敢去做。因为这样的缘故,不合乎礼法的话绝对不说,不合乎正道的事绝对不做。这样开口说话不需选择就能合乎礼法,行为不必着意思考也不会越轨,从而所说的话即便天下皆知也不会有过失之处,所做的事传遍天下也不会遭人怨恨厌恶。衣饰、语言、行为这三点都能做到遵从先代圣明君王的礼法准则,才可以使国家长治久安,长守宗庙之祀,这是卿大夫应尽的孝道。《诗经·大雅·民》里说:‘要从早到晚勤勉不懈,专心侍奉天子。’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这一章书,是说明卿大夫为天子或为诸侯的辅佐官员,也就是政策决定的集团,全国行政的枢纽,地位也很高的。但不负守土治民之责,故次于诸侯。他的孝道,就是要在言语上、行动上、服饰上,一切都要合于礼法,示范人群,起领导作用。列为第四章。
       任卿大夫之官者,即辅佐国家行政之官吏。事君从政,承上接下。内政、外交、礼仪攸关。故服装、言语、德行、都要合乎礼法,也就是合乎规定。所以非国家规定的服饰,就不敢乱穿。非国家规定的法言,就不敢乱讲。非国家规定的德行,就不敢乱行。
        所以卿大夫的讲话,不合礼法的话,就不讲出口。不合道理的事,就不现于行为。一言出口,传满天下,可是没有人检出他的错误,那自然无口过。一行做出,普遍天下,可是没有人检出他的不法行为,那自然无怒恶。
服饰、言语、行动、三者都能谨慎实行,全备无缺,那自然德高功硕,得到首长的亲信,不但禄位可保,宗庙祭祀之礼,自然照常奉行。卿大夫的孝,大致就是如此。
孔子引述《诗经·大雅·民》的这两句话说:为人部属的,要早晚勤奋的来服务长官,尽他应尽的责任。
 
士章第五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“资于事父以事母,而爱同;资于事父以事君,而敬同。故母取其爱,而君取其敬,兼之者父也。故以孝事君则忠,以敬事长则顺。忠顺不失,以事其上,然后能保其禄位,而守其祭祀,盖士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‘夙兴夜寐,无忝尔所生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“能以侍奉父亲的心态去侍奉母亲,那么对母亲与对父亲的爱是相同的;以侍奉父亲的心态去侍奉国君,那么对国君和对父亲的恭敬心也是相同的。所以
侍奉母亲偏重‘爱’,侍奉国君偏重‘敬’,而侍奉父亲则必须“爱敬”兼备。因此,以侍奉父亲的孝心来侍奉国君才能至诚效忠,以恭敬的心侍奉尊长才能顺从不违。能以忠诚、顺从的态度侍奉国君和尊长,才能永保丰乳和官位,并得以守住宗庙,祭祀祖先,绵延家族,这就是士人应尽的孝道。《诗经·小雅·小宛》中说过:‘要早起晚睡,勤勉工作,不要因怠于职务而让父母蒙羞。’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这一章书,是说明初级公务员的孝道。第一,要尽忠职守。第二,要尊敬长上。列为第五章。
孔子说:‘士人的孝道,包括爱敬,就是要把爱敬父亲的爱心移来以爱母亲,那亲爱的心思,是一样的。再把爱敬父亲的敬心,移来以敬长官,那恭敬的态度,是一样的。
        所以爱敬的这个孝道,是相关联的,不过对母亲方面,偏重在爱,就取其爱。对长官方面,偏重在敬,就取其敬。爱敬并重的,还算是父亲。
       读书的子弟。初离学校和家庭,踏进社会,为国家服务,还未懂得公务的办理。若能以事亲之道,服从长官,竭尽心力,把公事办得好,这便是忠。对于同事方面,地位较高年龄较大的长者,以恭敬服从的态度处之,这便是顺。
       士的孝道,第一,要对长官服务尽到忠心。第二,要对同事中的年长位高者,和悦顺从,多多领教,那长官方向,自然相信他是一个很好的干部。同事方面,都会同情他,协助他。如果这样,那他的忠顺二字不会失掉,用以事奉其长官,自然他的禄位可以巩固。光先耀祖的祭祀,也可以保持久远,不至失掉,这就是士的孝道吧!
孔子引,《诗经》【小雅】篇【小宛】章这两句话,说明‘初入社会作事的小公务员,安早起晚睡。上班办公,不要迟到早退,怠于职务,遗羞辱于生身的父母。
 
庶人章第六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用天之道,分地之利,谨身节用,以养父母,此庶人之孝也。故自天子至于庶人,孝无终始,而患不及者,未之有也。
 
【译文】
  顺应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时节气的变化来从事生产,按照地理形势的不同来播种谷物,以获取衣食物所需,同时又能谨慎行事,杜绝不良嗜好,节省不必要的开支,尽心竭力地孝养父母,这是普通百姓应尽的孝道。
  所以,从一国之君到平民百姓,身份地位虽然不同,但是该尽的孝道没有差别,都是从侍奉父母到成就自身德业而没有止尽的。如果有人因身份地位的差异而忧虑无法尽孝,那是绝对没有的事情。
 
【读解】
  这一章书,是孔子专对一般平民而说的。平民,为国家社会组织的基本。古书云:民为邦本,本固邦宁。因此列为五孝之末章。
  孔子讲到众百姓的孝道,他说:我国古来就是一个农业国家,农人的孝道,就是要会利用四时的气候来耕耘收获,以适应天道。分辨土地的性质,来种植庄稼,生产获益,以收地利之果。
  庶人的孝道,除了上述的利用天时和地利以外。第一、还要谨慎的保重自己的身体,和爱护自己的名誉,不要使父母遗留下来的身体有一点损伤,名誉有一点败坏。第二,要节省用度,不要把有用的金钱,作无谓的消耗。如果照这样的保健身体、爱护名誉、节省有用的金钱,使财物充裕,食用不缺,以孝养父母,那父母一定是很喜悦的。这样,不但可以孝养父母,就是子女的教养费,社会的应酬,也足以应付了。这便是庶人的孝道。
所以说,上自国家元首,下至一般平民,孝道虽然有五种类别,但都本于每一个人的天性,来孝顺父母,所以说这个孝道,是没有终始的。如果有人说恐怕尽不了孝道的话,那是绝对没有的事。
 
 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