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宁波分分彩注册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!     股票代码:002937
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 

新闻动态 > 企业学习 >

大发快3计划

发布时间:2019-03-20 20:12:19 来源:分分彩注册科技编辑
三才章第七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曾子曰:“甚哉,孝之大也!”子曰:“夫孝,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,民之行也。天地之经,而民是则之。则天之明,因地之利,以顺天下。是以其教不肃而成,其政不严而治。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,是故先之以博爱,而民莫遗其亲;陈之以德义,而民兴行;先之以敬让,而民不争;导之以礼乐,而民和睦;示之以好恶,而民知禁。《诗》云:‘赫赫师尹,民具尔瞻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曾子听了恩师孔子阐述孝道而有所领悟,不禁赞叹道:“不可思议啊,孝道竟然如此广大!”
         孔子说:“孝道取法于天地,如同日月经天,恒常不变,如同大地,出产万物,是人的行为规范。人法天地,得天之性则为慈爱,得地之性则为恭顺。人生天地之间,当效法天经地义以为常道而实践力行。圣明的君主则效法天之明,教民出作入息,夙兴夜寐,利用地之宜,教民耕种五谷,生产孝养。以上法则,都是合乎天地自然之理,能顺应民心。所以这种教化虽不严厉却能成功,虽无严刑峻法却可以平治天下。
       “先王看到只要顺应天地恒常之道,就可以教化人民,因此率先实行孝道,推己及人,人民没有遗弃亲人的;又说明德行和礼义的好处,于是人民欣然从之,崇尚正义,行善积德;又以身作则,示范以礼敬和谦让之道,于是人民渐渐停止了争夺;又引导人民以礼来规范言行,以乐来修养性情,礼乐之教获得普遍推行,于是人民开始和睦相处;又赏善罚恶,确立是非的标准,于是人民知晓哪些该做、哪些不该做,作恶之人就越来越少了。《诗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上说:‘威势显赫的尹氏太师,人民都在景慕和瞻仰着你。’”
 
 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这一章书是因曾子赞美孝道的广大,所以孔子更进一步给他说明孝道的本源,是取法于天地,立为政教,以教化世人。故以名章,列于五孝之次。
       曾子以为保全身体,善养父母,就算尽了孝道。自听了孔子所讲的这五等孝道以后,不由得惊叹赞美说:‘哎呀!孝道就有这样大的关系?’孔子听见曾子赞叹,知道曾子对于他所讲的五孝,已有领悟。所以又说‘你知道这个孝道的本源,是从甚么分取法来的?它是取法于天地的。天有三光照射,能运转四时。以生物覆帱为常,是为天之经。地有五土之性,能长养万物,以承顺利物为宜,是为地之义。人得天之性,则为慈为爱。得地之性,则为恭为顺。慈爱恭顺,与孝道相合,故为民之行。
       人生天地之间,当效法天经地义以为常道,而实践力行。但是爱亲之心,人人都有,其中的道理,知者甚少。惟有圣明的元首,效法天之明,教民出作入息,夙兴夜寐。利用地之宜,教民耕种五谷,生产孝养。以上法则,都是顺乎天地自然之理,以治理天下。这种教化,既合乎民众的心理,自然民众都乐意听从,所以教化不待警戒而自成,政治不待严厉而自治。
       先代圣王,见教育可以辅助政治,化民成俗,所以他先以身作则,倡导博爱,使民众效法他的博爱精神先爱其亲,所以不会有遗弃其亲的人。宣扬道德和仁义,以感化民众,民众自然会兴起力行。对人对事,先实行敬谨和谦让,为天下民众的表率,民众自会效法他的敬让,不会发生争端。诱导民众以礼乐教化,民众自然就相亲相敬,和平相处。再晓示民众,使知为善当有庆赏,作恶当受刑罚,民众自然晓得禁令的严重性而不敢违犯法纪了。
孔子引《诗经》小雅篇节南山章的这一段话,是说明周朝有显耀的一位姓尹的太师,他仅是三公之一,尚且能为民众景慕和瞻仰如此,如果身为国家元首,以身作则,那天下的民众还能不爱戴和尊敬吗?
 
孝治章第八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子曰:“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,不敢遗小国之臣,而况于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乎?故得万国之欢心,以事其先王。治国者不敢侮于鳏寡,而况于士民乎?故得百姓之欢心,以事其先君。治家者,不敢失于臣妾,而况于妻子乎?故得人之欢心,以事其亲。夫然,故生则亲安之,祭则鬼享之。是以天下和平,灾害不生,祸乱不作。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如此。《诗》云:‘有觉德行,四国顺之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孔子说:“从前圣明的帝王以孝道治理天下,即使对于小国前来朝见的臣子,也不敢忽视怠慢,更何况是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这些爵位尊贵的贵族呢?所以能够得到各个诸侯国的欢喜和拥戴,欣然服从,远近朝贡,照这样地侍奉其先王,尽到孝道的极点。以孝道治理邦国的诸侯,对于孤苦无依的鳏夫寡妇都不敢欺侮,更何况是士人和百姓呢?照这样地侍奉其先君,尽了孝道,所以能够得到百姓的欢喜和拥戴,他们乐于献上物品,协助祭祀诸侯的祖先。以孝道治理家庭的卿大夫,对家中的婢仆尚且不敢失礼,何况是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呢?所以能够得到家人的欢喜和爱戴,家人也就乐意协助他奉养父母。如此,则父母在世时就能够得到安养,死后也能够得到祭祀。由于上自天子、下至百姓都能遵守孝道,所以天下就会充满和乐平安之气,天灾就不会出现,祸患和内乱就不会发生。圣明的帝王以孝道治理天下的做法和结果就是这样的。《诗经·大雅·抑》中说:‘天子有大德,四方都会心悦诚服来归顺。’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这一章书,是说天子、诸侯、大夫,若能用孝道治理天下国家,那便能得到人民的欢心,能得到人民的欢心,那才是孝治的本意,也就是不敢恶于人,不敢慢于人的实在表现。列为第九章。
        孔子再进一步的分别给曾子讲,古昔的明哲圣王,用孝道治理天下的时候。推其爱敬之心以爱敬他人。即如对于附属小国派来的使臣,都不敢失礼忘敬,何况自己直属的封疆大吏如公侯伯子男呢?那自然更不敢轻视慢待了。因对万国的诸侯不敢失礼,那万国的诸侯也对他欣然服从,远近朝贡。照这样的奉事其先王,那孝道就算尽到极点了。
        古昔的诸侯,效法天子以孝道治理天下的方法,而以爱敬治其国。爱人的人。也受人爱慕。敬人的人,也受人敬重。连可怜的鳏夫寡妇,都不敢加以侮慢。何况一般的士民呢?因此,所以就能得到全国百姓的欢心,竭诚拥戴。照这样的奉事其先君,岂不是尽到了孝道吗?
       古昔卿大夫等的治家者,推其爱敬之情,下达于臣妾,虽较疏远的男仆和女佣,都不敢对他们失礼,而况最能爱敬自己的妻子呢?因此,人无分贵贱,谊无分亲疏,只要得到大家的欢心,以奉事其亲。那自然夫妻相爱,兄弟和睦,儿女欢乐,主仆快愉,一门之内,一片太和气象。以此孝道治家,那岂不是达到理想的家庭吗?
       如果能依照以上所讲的以孝道治理天下国家,自然能得到天下人的欢心,那做父母的人,在生存的时候,就可安心享受他们儿女的孝养,去世以后,也就很欢欣的受用他们儿女的祭礼。照这样治理天下国家,造成和平气象,水、旱、风、火,病、虫、疠疫的灾害,不会在这个和乐的人间产生。战争流血、盗匪猖獗的祸乱,也不会在这个和平社会里兴起了。从这里可以知道历代明德圣王以孝治国家的效果,是怎样的高明了。
       孔子引《诗经》大雅篇抑章的两句话,说明一国的元首。有很高尚的德行,那四方万国的人,都会心悦诚服。由此可以证明以孝道治理天下国家的优点,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。
 
圣治章第九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曾子曰:“敢问圣人之德,无以加于孝乎?”子曰:“天地之性,人为贵。人之行,莫大于孝。孝莫大于严父。严父莫大于配天,则周公其人也。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。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。是以四海之内,各以其职来祭。夫圣人之德,又何以加于孝乎。故亲生之膝下,以养父母日严。圣人因严以教敬,因亲以教爱。圣人之教不肃而成,其政不严而治,其所因者本也。父子之道,天性也,君臣之义也。父母生之,续莫大焉。君亲临之,厚莫重焉。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,谓之悖德;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,谓之悖礼。以顺则逆,民无则焉。不在于善,而皆在于凶德。虽得之,君子不贵也。君子则不然,言思可道,行思可乐,德义可尊,作事可法,容止可观,进退可度,以临其民,是以其民畏而爱之,则而象之。故能成其德教,而行其政令。《诗》云:‘淑人君子,其仪不忒。’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曾子说:“请问老师,圣人的德行,难道没有比孝亲更大的吗?”
        孔子回答说:“天地间的万物都具有它天生的本性,但其中以人的天赋本性最为尊贵。人的一切德行中,没有比孝敬父母更为可贵的。人伦始于父,因此孝行之大,莫过于尊严其父。而尊崇父亲,没有比使先父配享上天福禄更重要的了。能够让先父配享上天福禄的,只有周公一人做到了。从前,周公制礼作乐,为了报本追远的孝道,创制在郊外祭天的祭礼,以始祖后稷配享。另制定宗庙,祭祀上帝于明堂,以其父文王配享。周公这样追尊他的祖与父,乃是从德教倡率,而示范于四海,德风感召,四方诸侯都各依其职位前来参与祭祀。由此可见,在圣人的德行中,没有比实践孝道更大的了。
“       孩童幼小时,就知道亲近父母,慢慢长大,就知道敬畏父母。圣人顺着人的这种敬畏之心,教导人们懂得礼敬;顺着人的这种亲近之心,教导人们懂得仁爱.
        圣人的教化虽不严厉却可以成功,虽无严刑峻法却可以平治天下,原因就在于抓住了孝道这个根本。
“父子有亲,这是人的天性,再教之以尊崇礼敬,就又包含了君臣之间的大义。父母生育子女,接续祖宗的血脉,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;父母对子女,既是严君,又是慈亲,保护指导子女,没有比这更厚重的恩义了。因此,如果做子女的不爱自己的父母却爱别人,就是悖离了道德;不尊敬自己的父母却尊敬别人,就是背弃了礼义。如果君主教化人民以孝,但自己却背弃对父母亲的孝养爱敬,那么人民的行为就失去遵照的法则了。违背人情之常,就会混淆是非,导致老百姓无从选择。所作所为与善不相应,与德行礼法相悖,虽然国家暂时得到治理,但有德行的人对此是不赞赏的。
       “有德行的人与此不同。他经过认真思考,说的是对人有益的话,行的是令人喜悦的事。他的德行令人尊敬,做事的法度令人效仿。他的一举一动都合乎规矩,进退都不越礼。因此老百姓畏惧他的威严而又爱他的德行,以他为准则来效仿他。所以他能够成功地教化百姓,使政令畅通无阻。《诗经》上说:‘品性善良的君子,容貌举止没有差错,是人民学习效法的典范!’”
 
纪孝行章第十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 子曰:“孝子之事亲也,居则致其敬,养则致其乐,病则致其忧,丧则致其哀,祭则致其严。五者备矣,然后能事亲。事亲者,居上不骄,为下不乱,在丑不争,居上而骄则亡,为下而乱则刑,在丑而争则兵。三者不除,虽日用三牲之养,犹为不孝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孔子说:“孝子侍奉父母,平时要至诚恭敬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;奉养父母时,要努力使父母身心愉快安乐;父母生病时,要真正以父母的健康为念,忧心满怀地侍奉;父母去世了,要尽情地表露丧失父母亲的悲痛;祭祀父母的时候,要非常庄严认真,以表达对父母的思念。如果以上所说五件事情都能做好,才称得上是能够侍奉双亲的孝子。
        “侍奉父母的孝子,在上位不敢骄慢,在下位不敢作乱,在众人中不敢争贪。在上位却骄慢的,一定会灭亡;在下位却作乱的,一定会被国法制裁;在众人中却争贪的,一定会遭到报复,严重的可能会有杀身之祸。这三种错误的行为如果不努力戒除,就会使父母常常处于担惊受怕之中,虽然天天用牛、羊、猪奉养父母,也还是不孝之子。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  这一章书,所讲的是平日的孝行,分别纪出。有五项当行的,有三项不当行的,以勉学者。列为第十章。
孔子说:“大凡有孝心的子女们,要孝敬他的父母,第一,要在平居无事的时候,当尽其敬谨之心,冬温夏清,昏定晨省,食衣起居,多方面注意,第二,对父母,要在奉养的时候,当尽其和乐之心,在父母面前,一定要现出和悦的颜色,笑容承欢,而不敢使父母感到有点不安的样子。第三,父母有病时,要尽其忧虑之情,急请名医诊治,亲奉汤药,早晚服侍,父母的疾病一日不愈,即一日不能安心。第四,万一父母不幸的病故,就要在这临终一刹那,谨慎小心,思想父母身上所需要的,备办一切。不但穿的、盖的、和棺材等物,尽力配备,还要悲痛哭泣,极尽哀戚之情。第五,对于父母去世以后的祭祀方向,要尽其思慕之心,庄严肃敬的祭奠,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的恭敬。以上五项孝道,行的时候,必定出于至诚。不然,徒具形式,失去孝道的意义了。”
        为子女的要孝敬父母,不但要有以上的五致,还要有以下的三不。一、就是官位较高的人,就应当庄敬以待其部属,而不敢有一点骄傲自大之气。二、为人部属的小职员,就应当恭敬以事其长官,而不敢有一点悖乱不法的行为。三、在鄙俗的群众当中,要和平的相处,不敢和他们争斗。假若为长官的人,骄傲自大,则必招来危亡之祸。位居部属的人,悖乱不法,则必招来刑罚的处分。在鄙俗的群众中与人斗争,难免受到凶险的祸害。以上三项逆理行为,每一桩都有危身取祸,殃及父母的可能。父母常以儿女的危身取祸为忧,为儿女的,若不戒除以上的三项逆行,就是每天用牛、羊、猪、三牲的肉来养活他的父母,也不能得到父母的欢心。也不得谓之孝子。可见孝养父母,不在口腹之养,而贵在于保重自己的身体,方得为孝。
 
五刑章第十一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子曰:“五刑之属三千,而罪莫大于不孝,要君者无上,非圣人者无法,非孝者无亲,此大乱之道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孔子说:“《尚书》上所记载的墨、劓(音‘易’)、刖(音‘月’)、宫、大辟五种重刑,下面具体的罪行多达三千条,但以不孝最为罪大恶极。敢于威胁君王的人心中没有尊卑之序,敢于诽谤圣人的人心中根本无视礼乐刑罚,不孝顺父母的人心中根本就没有父母亲的存在。这三种人极其危险,如果放任他们,一定会导致天下大乱。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这一章书,是因前章所讲的纪孝行,今两条途径,走到敬、乐、忧、哀、严、的道路,就是正道而行的孝行。走到骄、乱、争的道路,就是背道而驰的逆行。所以就跟住上章所讲的道理再告诉曾子,说明违反孝行,应受法律制裁,使人知所警惕,而不敢犯法。这里所讲的五刑之罪,莫大于不孝,就是讲明刑罚的森严可怕,以辅导世人走上孝道的正途。列为十一章。
       孔子又曾子提醒说:“国有常刑,来制裁人类的罪行,使人向善去恶。五刑的条文,约有三千之多,详加研究,罪之大者,莫过于不孝,用刑罚以纠正不孝之人,自然民皆畏威,走上孝行的正道。”
一个部下,如果找到长官的弱点,威胁逼迫,以达到他所希望的目的,那就是目中无长官,如果对于立法垂世的圣人,讥笑鄙视,那就是无法无天,如果对于立身行道的孝行,讥笑鄙视,那就是无父无母。像这样的要胁长官,无法无天,无父无母的行为,那就和禽兽一样,以禽兽之行,横行于天下,天下还能不大乱吗?所以说,这就是大乱的道了。
 
广要道章第十二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子曰:“教民亲爱,莫善于孝;教民礼顺,莫善于悌;移风易俗,莫善于乐;安上治民,莫善于礼。礼者,敬而已矣。故敬其父则子悦。敬其兄则弟悦。敬其君则臣,敬一人而千万人悦。所敬者寡,而悦者众,此谓之要道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孔子说:想要教导人民相互亲近友爱,没有比提倡孝顺父母更好的办法了;想要教导人民明礼和顺,没有比提倡兄友弟恭更好的办法了。
想要转变社会风俗,没有比推行雅乐更有效的办法了。
想要使在上位的人安心,使在下位的人守法,没有比推行礼教更有保障效的办法了。
所谓礼,就是恭敬。因此,礼敬别人的父亲,他的孩子们就会感到高兴。
礼敬别人的兄长,他的弟弟妹妹们就会感到高兴。
礼敬一国的君主,该国所有的臣民都会感到高兴。
礼敬一个人,就能使千万个人感到高兴。所礼敬的人虽然很少,但因此而感到高兴的人却很多,这就是所谓的至要之道。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这一章书,是孔子就首章所讲的“要道”二字,加以具体说明。使天下后世的为首长者,确知要道的法则可贵,实行以后有多大的效果,列为十二章。
       孔子说:“治国平天下的大道,应以救化为先。教民相亲相爱,莫有比孝道再好的了。教民恭敬和顺,莫有比悌道更好的了,要想转移社会风气,改变民闻习俗,莫有比音乐更好的了。要想安定长官的身心,治理一国的人民,莫有比礼法再好的了。”
        以上所讲的孝、悌、乐、礼、四项,都是教化民众的最好方法。但孝是根本,礼是外表,礼的本质,却是一个敬字,因此,如果一个元首,能恭敬他人的父亲,那他的儿女,一定是很喜悦的。敬他人的兄长,那他的弟弟一定很喜悦的,敬他人的长官,那他的部下和老百姓也是很喜悦的。这一个敬字,只是敬一个人,而喜悦的人,何止千万人呢?所敬者,只是父、兄、长官,而喜悦的,就是、子弟、部属、大多数的人。所守者约,而影响甚广,岂不是要道吗?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