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宁波分分彩注册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!     股票代码:002937
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 

新闻动态 > 企业学习 >

秒秒彩微信群

发布时间:2019-03-20 20:08:17 来源:分分彩注册科技编辑
广至德章第十三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 子曰:“君子之教以孝也,非家至而日见也。教以孝,所以敬天下之为人父者也;教以悌,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也;教以臣,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君者也。《诗》云:‘恺悌君子,民之父母。’非至德,其孰能顺民如此其大者乎?”’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孔子说:“君子教导百姓以孝道,并非每天要到每一家去劝说,而是要以自己日常的修德孝行来感化人民。教以孝道,为的是礼敬天下所有的父母;教以悌道,为的是礼敬天下所有的兄长;教以臣道,为的是礼敬天下所有的君王。《诗经·大雅·泂(音jiong第三声)酌》中说:‘和乐坦荡的君子,爱民如子,如同人民的父母。’如果孝不是一切德行的根本,又怎能如此顺应民心呢?”
 
 【读解】
       这一章书的意思,是把至德的意义,扼要的提出来,使执政的人,知道至德是怎样的实行。上章是说致敬可以悦民,本章是说教民所以致敬。故列于广要道章之后,为十三章。
孔子为曾子特别解释说:“执掌政治的君子,教民行孝道,并非是亲自到人家家里去教,也并非日日见面去教。这里有一个根本的道理。例如以孝教民,使天下之为人子的,都知尽事父之道,那就等于敬天下之为父亲的人了。以悌教民,使天下之为人弟的,都知尽事兄之道,那就等于敬天下之为人兄的人了。以部属的道理教人,那就等于敬天下之做长官的人了。”
        孔子引述《诗经·大雅·泂酌》的这两句话说:“一个执政的君子。他的态度,常是和平快乐,他的德行,常是平易近人,这样他就像民众的父母一样。孔子引此诗的意思。就是说没有崇高至上的一种大德,怎么能顺其民心到这种伟大的程度?”
 
广扬名章第十四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子曰:“君子之事亲孝,故忠可移于君;事兄悌,故顺可移于长;居家理,故治可移于官。是以行成于内,而名立于后世矣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孔子说:“君子侍奉父母能竭诚尽孝,则能将此竭诚之心尽忠于侍奉君王;侍奉兄长能恭敬尊重,则能将此恭敬之忱顺从地侍奉长辈及上级;治理家务有条不紊,为官时则能把这种能力用来治理政府的事务。所以,君子若能遵行孝道,必能修身齐家,成就内在的美德,并且美好的名声将流传后世。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孔子既把至德要道,分别讲解得清清楚楚,又把移孝作忠,扬名显亲的办法,具体的提出来,以告诉曾子。列为十四章。
       孔子说:“君子能孝亲,必具爱敬之诚,以爱敬之诚,移作事君,必能忠于事君。他能敬兄,必具和悦态度。以和悦态度移于侍长,必能顺于长官。处家过日子,都能处理得有条有理,他的治事本能一定很有办法,如移作处理公务,必能办得头头是道。所以说,一个人的行为,能成功于家庭之内,这样由内到外,替国家办事,不但做官的声誉显耀于一时,而且忠孝之名,将永远留传于后世。”
 
谏诤章第十五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曾子曰:“若夫慈爱、恭敬、安亲、扬名,则闻命矣。敢问子从父之令,可谓孝乎?”子曰:“是何言与!是何言与!昔者天子有诤臣七人,虽无道,不失其天下;诸侯有诤臣五人,虽无道,不失其国;大夫有诤臣三人,虽无道,不失其家;士有诤友,则身不离于令名;父有诤子,则身不陷于不义。故当不义,则子不可以不诤于父,臣不可以不诤于君。故当不义则诤之,从父之令,又焉得为孝乎?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曾子说:“对于孝道中的慈爱、恭敬、安亲、扬名这几样,弟子已经牢记在心。再请问老师,为人子的做到不违背父亲的命令,一切都听从,这算是尽孝道吗?”
孔子说:“这是什么话! 这是什么话!过去天子设有专门直言劝谏的大臣七人,纵使无德,也不至于失去天下;诸侯设有专门直言劝谏的臣子五人,纵使无德,也不至于失去邦国;卿大夫设有专门直言劝谏的臣子三人,纵使无德,也不至于使家族遭受大祸;士人有敢于直言劝谏的朋友,则不至于身败名裂;父亲有敢于劝谏的儿子,则不至于做出不义的事情。因此,如果父亲要行不义之事,则儿子不可以不劝谏父亲;如果君王要行不义之事,则臣子不可以不劝谏君王。因此,面对不义之事,就一定要劝谏。一味盲从父亲的命令,又怎么能算是尽孝呢?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这一章书,是讲明为臣子的,不可不谏诤君亲。君亲有了过失,为臣子的,就应当立行谏诤,以免陷君亲于不义。孔子因曾子之问,特别发挥谏诤之重要性。列为十五章。
曾子因孔子讲过的各种孝道,就是没有讲到父亲有过,应该怎样办?所以问说:“从前讲的那些慈爱恭敬安亲扬名的教训。我都听懂了。还有一桩事,我是不大明白的,因此大胆的问:为人子的做到不违背父亲的命令,一切听从父亲的命令,是不是可以算为孝子呢?”孔子听了曾子的这一问题,就惊叹的说道:这是甚么话呢?这是甚么话呢?
孔子给曾子详加解释说,父亲的命令,不但不能随便听从,而且还要斟酌其命令,是否可行。例如上古的时候,天子为一国的元首,一日二日万迹之事,元首如有善行,则亿兆人民蒙福。元首如有过失,则全民受祸。假若有七位敢于直言谏诤的部属。那天子虽然偶有差错,几近无道,因有七位贤臣谏诤,时进忠言,勇于匡救,就不会失掉天下。诸侯若有五位谏诤的部属。改正错误。格其非心,虽无道,也不会失掉他的国。大夫是有家者,如果有三个谏诤的部属,那他虽然间有差误,这三位部属,早晚箴规,陈说可否,也不会失掉他的家。为士的,虽是最小的官员,无部下可言。假若有谏诤的几位朋友,对他忠告善导,规过劝善,那他的行为,自能免于错误,而美好的名誉,就集中在他的身上了。为父亲的,若果有明礼达义的儿女,常常谏诤他。救正他,那他不会做错事的,自然也就不陷于不义了。
        无论君臣与父子,都是休戚相关的。所以遇见了不应当做的事,为子女的,不可不向父亲婉言谏诤。为部属的,不可不向长官直言谏诤。为臣子的,应当陈明是非利害,明切劝告。父亲不从,为子女的,应当婉言几谏,即如触怒被打,亦不怨恨。君如不从,为部属的,还当极谏,即如触怒受处,在所不惜,所以臣子遇见君父不应当作的事情,必须立即谏诤。彼若为人子的,不管父亲的命令是否合宜,一味听从,那就陷亲于不义,怎么还能算他是个孝子呢?
 
感应章第十六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  子曰:“昔者,明王事父孝,故事天明;事母孝,故事地察;长幼顺,故上下治。天地明察,神明彰矣。故虽天子,必有尊也,言有父也;必有先也,言有兄也;宗庙致敬,不忘亲也;修身慎行,恐辱先也。宗庙致敬,鬼神著矣。孝悌之至,通于神明,光于四海,无所不通。《诗》云:‘自西自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孔子说:“过去,圣明的帝王对父亲能尽孝,所以能够明察天道,顺应天时;对母亲能尽孝,所以能够明察地道,不失地利;遵行孝悌之道,长幼有序,所以上上下下能够相安无事。明察天地之道而用之,就会感动神明,所以很多吉祥的事情都会出现。因此,即使贵为天子,也一定有他所尊敬的人,这是说他有父亲;也一定有先他出生的人,这是指他有兄长,祭祀宗庙时竭诚致敬,时时刻刻不敢忘记列祖列宗;修正自己的习惯,谨慎自己的言行,是因为怕辱及先人。如此,当他到宗庙祭祀列祖列宗,向他们表达敬意时,就会感动祖先的在天之灵。孝悌之道尽圆满了,就能够与天地神明相通,德光普照四海,没有一个人不受他的感化。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有声》中说:‘从西方到东方,从南方到北方,天下万民深受天子孝德的精诚所感化,没有人不想归顺服从。’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 这一章书的意思,是说明孝悌之道,不但可以感人,而且可以感动天地神明。中国古代哲学,即是天人合一,故以天为父,以地为母。人为父母所生,即天地所生,所以说有感即有应。以证明孝悌之道无所不通的意思。故列于十六章。
       孔子:“上古的圣明之君,父天母地。所以对于天地父母,是同样的看待。如事父孝,那就是效法天的光明。事母孝,那就是效法地的明察。推孝为悌,宗族长幼,都顺于礼,故上下的大小官员和老百姓,都被感化而能自治。照这样的一切顺序,人道已尽到好处了,人君如能效法天明,那天时自顺,效法地察,那地道自审,这样以来,神明自然就会彰显护佑。”
        所以说天子的地位,就算最崇高的了。但是还有比他更高的,这就是说:还有父亲的缘故。天子是全民的领袖,谁能先于他呢?但是还有比他更先的,这就是说:还有兄长的缘故。照这样的关系看来,天子不但不自以为尊,还要尊其父。不但不自以为先,还要先其兄。由是伯、叔、兄、弟,都是祖先的后代。必能推其爱敬之心,以礼对待。并追及其祖先,设立宗庙祭祀,以致其爱敬之诚,这是孝的推广,不忘亲族之意,对于祖先,也算尽其爱敬之诚。但是自身的行为,稍有差错,就要辱及祖先。所以修持其本身之道德,谨慎其作事之行为,而不敢有一点怠忽之处,恐怕万一有了差错,就会遗留祖宗亲族之羞。至于本身道德无缺,人格高尚,到了宗庙致敬祖先,那祖先都是高兴的来享,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那鬼神之德,于是乎显著多多。圣明之君,以孝感通神明,甚么能大过他呢?
         由以上的道理看来,孝悌之道,如果做到了至极的程度,就可以与天地鬼神相通,天人成了一体,互为感应,德教自然光显于四境之外,远近幽明,无所不通。照这样的治理天下,自然民用和睦,上下无怨了。
孔子引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有声》的这一段话说:“天下虽大,四海虽广,但是人的心理,是一样的。所以文王的教化,广被四海,只要受到文王教化的臣民,地域不分东西南北,没有思虑而不心悦诚服的,这样可以证明盛德感化之深无所不通的意思。”
 
事君章第十七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子曰:“君子之事上也,进思尽忠,退思补过,将顺其美,匡救其恶,故上下能相亲也。《诗》云:‘心乎爱矣,遐不谓矣。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孔子说:“凡有德有位的君子侍奉君王长官,进见时要思虑如何竭诚尽忠为君王贡献良策,返回时要自我反省,如有过失应及时改正。对于君王长官的良政美德,只要有利于国家或百姓的,无不顺从地加以推广;对于君王长官的过失或苛政,就要尽力劝谏,加以匡正遏止。这样就能君臣同德、上下一心、精诚和睦了。《诗经·小雅·隰(音xi) 桑》中记载着:‘只要衷心敬爱君王,不管身在何处,心中永远感怀着君王的恩德,绝不会有一天忘记!’”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这一章书的意思,是说明中于事君的道理。为人子女的,始于事亲,是孝的小部份,中于事君,就是在于能为国家办事,为全民服务,这是孝的大部份。所以孔子特别把事君,列于十七章。
孔子说:“凡是有德有位的君子,他事奉长官,有特别的优点。进前见君,他就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计划方略,全盘贡献。必思虑以尽其忠诚之心。见而退下来后,他就检讨他的工作,是否有未尽到责任?他的言行,是否有了过失?必殚思竭虑来弥补他的过错。至于长官,有了美好的德行和善事,在事前就鼓励奖助,进行时,就悦意服从。如果长官有了未善之处,在事前预为匡正。既成事实,就设法补救。总之为部属的事奉长官,以能陈善闭邪,防患未然,乃为上策。若用犯颜谏诤,尽命守死为忠,不若防微杜渐于未然之为有益。为人部属的,如能照这样的事上,长官自然洞察忠诚,以义待下,所谓君臣同德,上下一气,犹如元首和四肢百骸一体,君享其安乐,臣获得尊荣,上下自能相亲相爱了。”
      孔子引《诗经小雅篇隰桑章》的这一段话说:“只要为臣的一心爱君,虽地处边陲,还能说不远。这就由于他的爱出自心中,爱藏于中。故无日遗忘,虽远亦常在念。这就证明君与臣是一心之意。”
 
丧亲章第十八

【原文】
        子曰:“孝子之丧亲也,哭不偯,礼无容。言不文,服美不安,闻乐不乐,食旨不甘,此哀戚之情也。三日而食,教民无以死伤生,毁不灭性,此圣人之政也。丧不过三年,示民有终也。为之棺椁衣衾而举之;陈其簠簋而哀戚之;擗踊哭泣,哀以送之;卜其宅兆,而安措之;为之宗庙,以鬼享之。春秋祭祀,以时思之。生事爱敬,死事哀戚,生民之本尽矣,死生之义备矣,孝子之事亲终矣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  孔子说:孝子在父母丧亡后,痛哭时不婉转隐曲,行礼时无心考虑仪容,说话时言辞不加修饰,穿上华丽的衣服心里会不安,听到优美的音乐内心不觉得快乐,吃到甘美的食物也没有味道,这些都是内心极度悲伤所自然流露出来的哀戚之情。按照礼法,父母丧亡三天后就可以恢复正常饮食,这是为了教导百姓不要因为父母之死而伤害自己的身体,更不可因为悲痛过深而失去理性,这是圣人不偏不倚的为政之道。守孝期不超过三年,表示服丧应该有期限。父母丧亡,子女要事先准备好棺椁、寿衣、被子,并举行大殓;摆好盛着祭品的祭器,以表示哀悼; 出殡时,捶胸顿足地大哭,哀痛地出送;选择适当的墓穴,加以安葬;为父母建立宗庙,使亡灵有所归依,并享受生者的祭祀;每年春秋两季按时举行祭祀,缅怀父母的音容,追思父母的恩德。父母在世时,以亲爱恭敬之心奉养父母;父母去世后,以哀伤悲痛之情安葬父母。人之为人的本分尽到了,养生送死的大义圆满了,孝子侍奉父母的责任至此才算尽到了。
 
【读解】
        这一章书,是孔子对曾子专讲慎终追远之事。言父母在世之日,孝子尽其爱敬之心,父母可以亲眼看见,直接享受。一旦去世,孝子不能再见双亲,无法再尽敬爱之情。为孝子的那种心情,当是何等的哀痛。孔子特为世人指出慎终追远的大道,以传授曾子,教化世人,使知有所取法了。
孔子说:“一个善于孝养父母的儿女,如果一旦丧失了父母,那他的哀痛之情,无以复加。哭得气竭力衰,不再有委          曲婉转的余音。对于礼节,也不暇讲究,没有平时的那样有仪容。讲话的时候,也没有平时的那样文雅。人到了这种情形之下,就是有很讲究的衣服,也不安心穿了,听见很好的音乐,也不觉得快乐了,吃了美味的食物,也不觉得香甜了。这样的言行动作,都是因哀戚的关系,神不自主。耳目的娱乐,口体的奉养,自然无有快乐于心的意思。这就是孝子的哀戚真情之流露。”
        丧礼上说:“三年之丧,水浆不入口者三日,三日而食,教民无以死伤生”就是说,教民不要因哀哭死者,有伤自己的生命。哀戚之情,本发于天性,假如哀戚过度,就毁伤了身体。但是不能有伤生命,灭绝天性。这就是圣人的政治。守丧不过三年之礼,这就是教民行孝,有一个终了的期限。
“当父母去世之日,必须谨慎的把他的衣服穿好,被褥垫好,内棺整妥,外椁套妥,把他收殓起来。既殓以后,在灵堂前边,陈设方圆祭器,供献祭品。早晚哀戚以尽孝思。送殡出葬之时,先行祖饯,似乎不忍亲离去。女子拊心痛哭。男子顿足号泣,哀痛迫切的来送殡。至于安葬的墓穴,必须选择妥善的地方,幽静的环境。卜宅兆而安葬之,以表儿女爱敬的诚意。既安葬以后,依其法律制度,建立家庙或宗祠。三年丧毕,移亲灵于宗庙,使亲灵有享祭的处所,以祀鬼神之礼祀之,春狄祭祀,因时以思慕之。以示不忘亲的意思,慎终追远之礼,孝敬哀戚之义,可谓全备了。”
        父母在世之日,要尽其爱敬之心,父母去世以后,要事以哀戚之礼。这样人生的根本大事,就算尽到了,养生送死的礼仪,也算完备了。孝子事亲之道,也就完成了。

返回